欢迎来到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吉林省委员会! 返回首页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岁月留痕
当前位置:首页 > 岁月留痕
运筹帷幄,青史流芳——记“西安事变”前后的吴家象先生
发布日期:2009-12-12 信息来源: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吉林省委员会
 1936年12月12日,国民党爱国将领张学良、杨虎城将军在西安发动“兵谏”,逼迫蒋介石“停止内战、联共抗日”,史称“西安事变”。在“西安事变”前后,有一位曾经为张学良将军运筹帷幄,为解决“西安事变”做出贡献的知名人士,他就是当时担任西北“剿匪”总司令部秘书长的吴家象先生。
    吴家象,字仲贤,辽宁省义县人。1891年11月13日生于江西南昌。1909年考入奉天中学堂,期间曾参加抵制日货和请开国会等民主运动。1914年考入北京大学预科,成绩独占鳌头,受到校长蔡元培赏识。1919年毕业后,到国立沈阳高等师范学校任教。因才学不凡,被时人誉为“东北才子”。
    1922年,吴家象应奉天(即沈阳)省长王永江(1872—1927)之邀,出任省长公署第二科主任,帮助筹建东北大学。同年7月,被选聘为东北大学筹备委员会委员。1923年,任东北大学总务长兼教授。1927年10月,代行校长职务。1928年,张学良主持东北军政,吴被任命为总司令部秘书、长官公署机要处长、奉天省教育厅厅长等职。因办事谨慎、稳妥,深得张学良信任。1931年3月,张学良赴北平就任国民政府陆海空军副司令,吴被提升为东北政务委员会和长官公署秘书长,协助留守沈阳的张作相(1881—1949)料理政务。
    1931年“九•一八”事变发生,吴家象化装成欧洲来华调查人员的秘书,得以到达北平,向张学良详细报告了日本发动“九•一八”事变的情况。不久,任北平绥靖公署秘书长兼北平政务委员会秘书长,后改任军事委员会北平分会参议。1933年3月,张学良被迫下野,吴拟辞职闲居。后在张群(1889—1990)、刘哲(1880—1954)和莫德惠(1883—1968)等人力劝之下,于1933年6月至12月就任政务整理委员会政务处副主任。1934年1月,张学良回国,吴前往上海迎接,并随其去武昌。同年3月,被张学良任命为鄂豫皖“剿匪”总司令部秘书处长、代秘书长。1935年11月,转任西北“剿匪”总司令部秘书长。
    1936年12月初,蒋介石飞赴西安,逼迫张学良、杨虎城“剿共”。张、杨痛切陈词,力劝蒋介石停止内战,联共抗日。蒋介石不为所动。12月12日凌晨,张、杨发动“兵谏”,扣留蒋介石。为使全国各界了解事变真相,张学良责成吴家象拟定电文通电全国,声明扣留蒋介石的目的。12月16日晚,吴家象在西安广播电台向全国发表广播演说,郑重提出“为了挽救国家民族之前途,我们反对蒋委员长自误误国的作法,反对消灭实力的残酷的内战,要全国一致团结起来共同抗击日本侵略者……”。吴家象的演说,对促进国内民众及各阶层爱国人士了解和同情西安事变起了重大作用。
    “西安事变”后,应张、杨二位将军之邀,中国共产党派周恩来到达西安,共同协商解决相关事宜。当时成立了由周恩来、吴家象和南汉宸(杨虎城的秘书长)组成的联合办公厅,分别代表中共、东北军、十七路军协商解决“西安事变”善后事宜。在一次开会时,周恩来听说吴家象生病不能到会,便提议把会议临时安排在吴的家里召开,吴对此深为感动,尤其对周恩来的为人处事更为折服。为和平解决“西安事变”,吴家象做出很多贡献。同时通过与周恩来的接触,对中国共产党亦有所了解,对其日后思想转变起了很大作用。
    ”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后,张学良被蒋介石扣押。吴家象心中愤愤不平,决定在家隐居。1938年3月,日军进犯潼关,被迫与于学忠、何柱国等东北军将领携家眷迁往成都。每日以读书、写字、做诗、郊游排遣时光。同年10月,蒋介石在重庆召见吴家象,只字未提“西安事变”,只说抗战需要人,请他参加工作。吴不愿为蒋所利用,当即提出“不进政府机关当首脑;不做地方官吏;不做幕僚”。蒋介石便委任他为“立法委员”。吴每两周或更长一点时间到立法院参加会议一次,但从不发言,实际上为挂名委员。
    1946年4月,立法院迁往南京,吴借故不与同行,自动辞去在立法院的任职。1947年冬,携眷迁往江西庐山牯岭镇,开始隐居生活。国民政府多次派人劝其去南京就职,他始终没有动心。1949年9月,吴曾协助解放军做解放庐山的工作。新中国成立后,吴家象应周恩来之邀走下庐山,到达北平。1950年10月,被任命为政务院参事。在一次会议上,毛泽东主席接见与会代表时,周恩来特意将吴家象介绍给毛泽东说:“这是原东北军的秘书长吴家象先生”。毛泽东随即与之亲切握手。
    1950年10月,吴家象加入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任民革中央团结委员和中央委员。1955年4月,吴家象受中共中央指派去沈阳就任辽宁省司法厅厅长。1958年11月,司法厅裁撤,又被任命为省民政厅厅长。在“文革”中,吴家象被列入所谓“东北帮”反革命集团,“造反派”为他罗致一系列莫须有的罪名,他不服,与之进行辩论,并拒绝为迫害刘少奇出具假证。后被下放到辽宁省西丰县。粉碎“四人帮”后,才得以正式平反。
    从1955年开始,吴家象历任辽宁省四届人大代表、省政协委员、民革辽宁省委副主委、民革沈阳市委主委、沈阳市政协副主席等职。1976年在吉林省省长栗又文的帮助下,吴家象从辽宁调到吉林省工作,担任吉林省政协副主席、民革吉林省委副主委。吴家象是全国政协第三、四、五届委员会委员。
    1981年11月14日,吴家象因病在长春逝世,享年91岁。

附:1936年12月16日,吴家象代张学良向全国发表广播演说全文:
    各位听众,各界同胞们:现在南京方面,还是封锁我们的消息,以致各方对此间真相,仍多未能判明。现在我们再把此间的情形,和我们的主张,检要紧提出几点,用广播报告全国各界同胞们。我们请蒋委员长留在西安,决不是因为我们反对蒋委员长个人,而是反对蒋委员长的主张和办法,反对他的主张和办法,请他反省,请他改变以往的错误,免得他人走入自误误国的路上去。这正是爱护他,真正的爱护他!“君子爱人以德,细人爱人以姑息”。我们不敢说是君子,但是我们绝不作蒋委员长的细人。因为我们的动机,是因爱护国家而爱护蒋委员长,当然我们绝对不能稍加危害,我们还想将来照旧拥护他。现在我们再绝对的负责声明一次:蒋委员长现在是绝对安全,精神起居饮食,也均如常。关于蒋委员长还有一点可以报告众位的,就是他最近的表示:对于“先安内而后攘外”的主张,已经不像从前那样坚持,已经允许我们和他商谈抗日的问题,已经认为有几件关于抗日的事,可以照办了。我们对他确还是十分恭敬的。在我们公布的八项政治主张上,有容纳各党各派共同负责救国,和停止内战两项。根据这两项主张,当然我们是要容共的。但各界同胞要切实明了,容共是为抗日,决非赤化。各位试想想:我们能承认我国十五六年北伐的时候是赤化吗?而且事实胜于雄辩,凡是疑惑我们是赤化的人,无妨来这里实地考查一下,我们极端欢迎,极 端负责保护。现在已有各省份的代表,最近由外处来的,已经明了此间的真相了。
    至于我们主张容共理由,很简单的,却是很正当,因为日本是强国,我们是弱国;我们科学不如人,武器不如人;我们要想与他抗战,必须全国人人的力量都用上,才能制胜!反之若是把一部分存心抗日而且有适当抗日战术的人的力量,弃而不用,至少是绝对无益的。诸位要知道,现在中国讲的是死活问题,不仅是强弱问题。立即抗日,还可以活;不立即抗日则必死。若是有人主张不应该立时抗日,那我们可以有十二分理由来粉碎他们的主张!我们已经有许多文字发表,此时无暇细说。我们主张固然根据良心和事实的要求,同时更是服从全国的民意!中央如果不信全国的民意是这样的,那么请中央问问不在武力压迫下的全国的非汉奸的知识分子与青年,再问问大多数有头脑而纯洁的军人与民众。还是要促成真正的团结,立刻同日本算帐,去死里求活呢?还是要对日表面装强硬,内里还是隐忍,把全国人力财力,都用在剿除那剿了数年还没剿清的共匪上,一直等到灭亡才了事呢?如果他们都赞成后一个办法,反对前一个办法,那么我们承认我们的主张算是不合众意,政府对我们怎么办都可以,我们都领受。古人说:“勇士不忘丧其元。”,我们早已经把个人的脑袋不当作一回事了。若是他们赞成前一个办法,反对后一个办法,而政府偏要采用后一个办法,我们不说别的,我们只要问问全国同胞,这种政府,还能代表全国吗?还要问问政府当局:这种政府还能够不塌台吗?最近我们收到中央一些来电,差不多都是仅注重于蒋委员长个人的安全,而没有注意到国是。固然,关怀领袖是绝对应当的,但是我们要知道,比领袖更重要的还有国家!领袖的安危和国家的存亡,固然不能说没有关系,但是领袖安全,未必国家就能存在。他们总应该除了关怀领袖以外,再把怎么样可以救亡的办法,来平心静气的想一想,如果不然,那就是祗知对人,不知对事,一定是错误,一定为国人所不取。我们试想想,国家若是亡了,还讲什么领袖呢?
    我们这次事件,敢负责地向全国同胞郑重声明;不是为争取私人的权利,不是为解除私人的困难,完全是为实现救国的主张!不惜冒一时的嫌疑,并且费尽千方百计,不能实现主张,逼得无路可走,才不得已而出此。这不是说空话的,确是有很多证据的,容我们陆续发表。至于个人的毁誉生死,早就置诸度外了!如果我们各项要求,都已积极实行,抗日战事确实发动后,我们情愿柬身引罪。如果不相信,让我们先行具结划押都可以的。我们的方面是如此。至于蒋委员长方面,我们相信,就他的威望和才能讲,确是领导全国惟一的人物。不过他的政策,总得算错误。有人以为他经过这次事变,将来或者不愿再负国家的责任,但是我们要期望蒋委员长作英雄,作圣贤。英雄圣贤的心理,和做事应该与常人不同。我们希望他采用立即积极抗日的政策,负起责任来救国,而不以这次事变有损他的尊严。那才是真正典型的天物,真正中华民国的救星呢!就我们现在的观察,我们不但是希望,我们还榴信他可以这样办。那时我们全国人民必能拥护服从他一致的抗战救亡,极端表现出国民程度的高尚,领袖和国民都能有这种惊人出众的办法,还能不震惊世界的吗?还有不立时把国际地位提高的吗?还怕什么国难不能渡过吗?所以我们这次举动,表面上似乎有破坏似是而非形式上未完成的统一的可能,而实际上正是促成全国彻底觉悟精神上真正的统一!非统一不足救国,这话我们是绝对承认。但是我们要知道精神统一才能救国,要是大家只顾赞美着形式上的统一,而不管精神上如何的分裂;不但不能济事,而且必至误事的。服从一人的命令,只能做到形式上统一;有了共同的目标,才能做到精神上统一。我国这些年来最大的毛病,就是讲形式,不讲精神。到了生死的关头,我们还可以粉饰太平,自己欺骗自己吗?
    各界同胞们!我们是为了整个国家民族前途,反对消灭实力的残酷的内战,要全国一致对外,才发动十二日的事!我们是绝对不造成内战的,我们惟一的希望,是国家民族的复兴;惟一的决心,是死在抗日战线上!这点敢告慰国人,并望国人对于我们的主张,平心静气,加以合乎正义合乎公理的批评和指教。

——吴家象《“一二一二”事件后之真相》

版权所有: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吉林省委员会
地址:长春市工农大路825号 邮编:130021 联系电话:0431-85086973
电子信箱:mgjlxcc@163.com  吉ICP备号09007265号
长春网站建设 技术支持:星广传媒

吉公网安备 22010402000680号